首页社区同城三明论坛

回复:2 浏览:2070

[灵异]阴间公寓(11)
分享: 新浪 腾讯 空间 手腾
痴情书生
[楼主]:痴情书生
[在线]:2019-07-13 16:40:53
[职务]:家族副族长
[勋章]:
[关注]:家园.空间.帖子.相册
发表时间:2015-05-14 17:48:58 我有话说(2人参与)
[灵异]阴间公寓(10)哧啦!
桃木剑瞬间便洞穿了李彤的手心,李彤惨叫一声,身子刹那之间便消失在了我的面前。我心中一颤,连忙一把抓住萧子卓便朝着楼下跑。
此刻我的心中不断在想着一个问题,李冰去了哪里?而且之前那恐怖的阴煞之气究竟是些什么东西,那道真的就是这座楼道里死去的阴灵?
当我跑到一楼和二楼的转角处的时候,我顿时感觉手上竟然已经是空荡荡的了这才不过几步路的工夫,难道之前我抓住的手不是萧子卓的,而是……我不敢想,当即将手上的桃木剑猛地挥出,眼前顿时明亮了,那惨白的声控灯照亮了我眼前的楼梯。
我心中担忧至极,连忙跑上楼梯,便看到李彤已经伸出那锋利指甲的手抓住了萧子卓的脖子,萧子卓不断的挣扎,而一边的朵朵则是咬着李彤的耳朵不断的向外扯。
“住手!”
就在李彤那锋利的指甲猛地开始生长的瞬间,我大吼一声,同时中指再一次在桃木剑上一划,一剑对着李彤的脑袋刺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李彤突然浑身猛地一颤,转过身,那抓着萧子卓的手瞬间松开,一把便抓住了桃木剑。
嗤嗤嗤嗤!
那鬼手被桃木剑上的血液不断的腐蚀着,但是这个时候的李彤却是对着我微微的扬起了嘴角!
我脸色大变,连忙一拳爆出,那李彤还没有对着我笑出来,便已经被我一拳打飞。
“老萧,上次让你背的往生咒背的如何了?”
萧子卓此刻蹲在一个角落,浑身颤抖着点点头。
有句话叫做趁你病要你命,这个时候对于这个厉鬼也是极为的合适的。
我几步上前,李彤还没有站起来,我便是又是一剑,直接洞穿了她的胸口,一股浓浓的腐臭气息升腾而起,阴寒之气让人不寒而栗。
拉开书包,将一张事先浸泡好了五彩鸡血的大网拖出来,然后打开,罩在了在地上挣扎哀嚎的李彤的身上,李彤的身子在那张五彩大网里发出一阵嗤嗤啦啦的声音,完全都是皮肉溃烂的声音,就如你在一块脆弱的鸡皮上倒了一瓶硫酸一样。
他浑身的怨气在这张五彩鸡血网里不断的被炼化,这一刻我几乎看到了那原本朝着她不断汇聚而来的怨煞之气,都飞快的逃离这里,飞向了窗外。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中猛地一惊,这个画面我似乎在哪里见过。
突然,我心中一颤,这不是那日在天台屋顶上见到的那个死婴的样子,要不是我在情急之下开煞穴成功的话,还指不定那天死婴会发生什么变故。
一想到那死婴我就头疼至极,不知道那坛子能不能封住那凶胎恶鬼,不过我相信陈若唯跟着赵半仙这么些年了,应该有些手段应付一下吧。现在我想要做的就是彻底的超度李彤,毕竟萧子卓在场,我没有必要将她打得魂飞魄散,要是之前我或许还没有办法制服李彤,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李彤身上的阴煞之气飞快的消失,原本是一只厉鬼的,此刻却是化作了一个极为普通的鬼。
“老萧,快念往生咒,我们现在联手超度她。”
萧子卓点点头,这个时候的李彤那一身血色长裙也是慢慢的变淡,化作了灰白的颜色。我知道此刻的李彤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力量,就和一个刚刚尸变的女鬼一般,很容易就制服了。
萧子卓盘膝坐在地上,依旧是有些后怕的看了一眼被我那张血网网住的李彤。
我用力的按住李彤,然后转过身对着萧子卓喊了一声:“老萧,快点念!”
萧子卓连忙收拾心情开始背诵出来: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陀罗尼神咒!南无阿弥多婆夜,多他伽多夜,多地夜他,阿弥利都婆毗,阿弥利多……”萧子卓有些颤抖的盘膝坐在地上,双手合十,像极了一个和尚念经一般。其实往生咒原本就是佛教净土宗的重要咒语,萧子卓学的是有模有样,美中不足便是不是用梵语念出来。
不过萧子卓就念动的这几句,那被五彩鸡血浸泡过的网子竟然发出了一股淡淡的红色光芒,而在网子里的李彤则是开始安静的闭上了眼睛,缓缓的我便看到了从那尸体之中飞出了一道银白色的阴灵,正是之前那面容姣好的李彤。
看着那一道道银白色的阴灵围绕在我的手臂周围,突然间我感觉浑身一颤……
李彤,原本是一个非常热爱生活的女孩,只是因为从小就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而且家里的经济也不是很宽裕,所以一直以来都十分的自卑,小学时候因为穿得不好,一直都是一个灰姑娘,但是她十分的爱干净,所以每次都穿得干干净净,虽然上面有着一个个的补丁,但是她十分的喜欢,因为她知道这些都是妈妈在夜里一针一线为她缝上的。
后来上高中了,她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因为自卑不爱与人交往,在班上也落下了一个高冷的姿态,而且一上高中,她便要求自己尽善尽美,做一件事就必须要将它做好,别人的东西自己绝不拿,但是是自己的东西,无论如何都要抢到手。于是从高一开始,班上的奖学金每次都会有她的名字。
那个时候也有很多的人追过她,可是李彤觉得高中最重要便是学习,便是朝着大学进发,所以高中时代的她脑子里只有学习,她很清楚自己的定位,家境贫寒,只有通过读书才能走出来,说穿了就是自卑。
大学的第一天便遇到了一个成熟有韵味的男人,他叫范明。范明很会照顾人,而且感情这个东西谁也说不清道不明,就像大一的时候遇到的范明,第一眼便爱上了这个男人。初恋是没有条件的,只是那么一眼,便认定终生,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觉,但是感觉往往是不准的。
他们在一起了四年,四年里他依旧是无微不至,她心甘情愿的做他的情人。但是到了大四,李彤才发现自己已经不能离开这个男人,这个他生命中的第一个人,她很多的第一次都交给了这个男人,可是这个男人有家庭,有家业,却没有一个孩子。
所以她只想和他有一个孩子,就是这么单纯的想法,只想有一个属于她和他的孩子,哪怕最后他不要这个孩子,她也愿意将他慢慢抚养成人。于是她故意不吃避孕药,故意怀上了一个孩子,然后将这个她认为他会欣喜若狂的消息告诉他。
可是范明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表现出来的是愤怒,并且马上让她打掉这个孩子,那一刻她的心如坠冰窖,再后来范明故意开始躲着她,而李彤的心也开始冷了,她开始变得暴躁,每天无数次给范明打电话,甚至找上范明的家闹,而范明一次次的推开她,让她再也感觉不到半点温暖,就这样她失去了活下去的寄托,所以她选择了跳楼。
原本那天只要范明出现,她便不会轻生,他只想告诉范明,这个孩子她想要,她想要带着这个孩子离开这个冷冰冰的城市,可是范明没有给她机会……
“世人都这个冷,这么冷……那我就要化作厉鬼,让那些曾经欺骗我,看不起我,伤害过我的人都去死,去死……”
在那慢慢消失的怨煞之气之中我看到了李彤的一切,她跳楼那一瞬间的解脱,她觉得这是自己的另一个重生。
心中无数的委屈都抒发出了,怨气也就慢慢的散去,那原本还有些血红印记的灰白长裙此刻变得通体银白,她已经化解了身体之中的怨气。
萧子卓看到一脸平静的李彤,缓缓的笑了一声道:“小彤,到那个世界,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自己,等着我!”
说完这句话之后,萧子卓便转过身去,不再看身后女子。
看到这一幕,我还是很感动的,在我心中花花大公子的萧子卓还有这样的一份痴情,我完全没有想到。
“谢谢你!”
李彤看着萧子卓说道,她声音变得柔和好听多了,浑身都散发出一点点银白色光点,看得出她看着萧子卓的目光有些愧疚。
“李彤,你可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
不等我说完,李彤那原一身银白的长裙周围陡然之间煞气狂涌。
“杨哥,不好,有外煞入侵!赶快用桃木剑将周围的煞气打散!”
说话之间,朵朵头颅顿时飞出,张嘴便是猛地一吸,那一股庞大的煞气瞬间朝着她那血红的小嘴涌来。
叮叮叮……
这个时候电话来了。
“小子,怎么搞得,若唯的电话怎么不在服务区?”
赵半仙的声音让我心中一沉,但是现在我都束手无策,赶紧将这里的情况挑重点的说了一下。
“快,开煞穴,不然有大麻烦了!”
“赵叔,怎么开煞穴呀?”
“你妹,你不知道怎么开煞穴?等等哈……”
我郁闷,这个时候朵朵整个头颅都被阴煞之气包裹住了,而且那原本一身洁白的李彤身躯之上也是开始重新出现了血红的颜色。
“老杨,该怎么办?怎么办!”
萧子卓站在我的身边,一脸的担忧惊恐。
“咬破舌头,用舌尖血祛除煞气!”
说话之间,我便一口将舌头咬破,痛的我浑身一震,一个箭步,一边挥舞着已经泛黑的桃木剑一边朝着那涌动的煞气吐口水。
“小杨,咬破中指,在右手上画一个圆,然后滴一滴血在手掌上的煞穴口,也就是那小黑点上!”
这是陈八两的声音,低沉至极。
我当即没有任何的犹豫,对着我已经咬破的中指又是一口,痛的我想要疯狂大叫,可是我忍住了,紧咬着牙关,在右手之上快速的画了一个圆圈,然后中指重重的点在了中心的小黑点上。
哧啦!
嗡!
我只感觉面前一黑,身子差点没有站稳。
一股股阴森冰冷的气息疯狂的涌入了我的右手,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倒下了。
“老杨!”
萧子卓大吼一声,扶着我,这一刻我猛地咬住自己的舌尖,剧痛让我保持清醒。
那一股股阴煞之气源源不断的涌入了我的手心,我几乎感觉到了自己身体之中充满了无数诡异而杂乱的气息。
“天地无极,好生之德,冥途知返,善莫大焉,收!”
掉落在地上的电话之中传来了陈八两低沉的吼声,由于我之前开了免提,所以声音很大,就在那个收字结束的瞬间,我浑身猛地一颤,一个踉跄。
原本从窗外疯狂肆意的阴煞之气这一刻瞬间消失了,而我再也坚持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朵朵也是疲惫的掉落在了我的怀里,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而那李彤此刻浑身洁白,看着我满脸的愧疚道:“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谢谢你能够让我超脱我儿的束缚,希望以后你遇到我的儿子,能够留他一条生路,让他转世投胎。萧子卓,如果有来世,我希望能做你的女人,这辈子我欠你的。”
“如果你们有时间,请你帮我将我的骨灰送到母亲的手上,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只希望能求得母亲原谅我的不孝。再次谢谢你们……”
萧子卓站在那里,就如一个木桩,一动不动。
我看着李彤的身体一点点的消失,心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终于完了。”我拿起已经挂断的手机,有些吃力的划开锁屏。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陈若唯的。
“杨森,速来,凶胎要快冲破封印了……”

凶胎要冲破封印了?
我脸色大变,身子猛地一颤,那天晚上,死婴还没有苏醒已经表现出了恐怖的阴煞之气,如今那李彤化作厉鬼的一瞬间,恐怕那死婴也苏醒过来了。
听陈若唯的声音,似乎很着急。
看了一眼依旧如木桩站在那里的萧子卓,我心中也不是滋味,从小我便是一个不祥之人没有什么朋友,和我做朋友的人都会遭遇不幸,到了大学才渐渐有了可以无所不谈的三个好朋友,而现在似乎是因为我,他们也开始接触到了种种灵异事件,没有想到我还是影响到了他们。
这一次萧子卓是第一个,那么下一个……
我不敢再想下去,靠着墙慢慢的站起来,我将双目闭上的朵朵装进书包,背在背上,桃木剑已经通体发黑失去了灵气。
“老萧,你节哀,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完成李彤的遗愿。”
看着望着那轮惨淡的月光流下男儿热泪的萧子卓,我的心中顿时不是滋味。
不为别的,就为老萧是我当初进寝室的时候第一个和我说话的人。是我们寝室的名义老大,室长的位置一直是他当着,即使是名存实亡。
“老杨,谢谢你!”
我没有说话,萧子卓小心翼翼的找来了一个尸体收容袋,将冰冷血腥的李彤的尸体装了进去,然后扛在肩上。
“老萧,我先送你下去,我还得先找到我的那个朋友,你这会儿也不要回寝室了,去找一个简陋点不要身份证的宾馆先呆着,明天一早就多拿点钱尽快将李彤火化了吧。”
萧子卓点点头,然后跟着我下了楼,一路上那原本的阴煞之气淡了许多,但是我总感觉到不安。
看着萧子卓离开的背影,我又一次钻入了医院的大厦。
我一直沿着阴气浓郁的地方走,就是为了找到李冰,而且我的心中也十分的担心,听陈若唯的口气,那死婴似乎就要冲破封印了,不知道她能不能挡得住。
脚下的步子越来越快,终于在半个小时之后我来到了一个黑洞洞的大门,我确定这里还是在大厦的内部,刚一靠近这扇大门,我便感觉到了一股浓郁的阴气,而且我似乎听到了一声声惨叫……
李冰?
这个惨叫的声音像极了李冰,我顾不得浑身的疲惫,一个箭步冲进去,就在我冲进去的刹那之间,我不禁脸色大变。
眼前足足有一个停车场那么大,在这里面竟然满是横七竖八的尸体,这些尸体有的血淋淋的极为的新鲜,有的早已腐烂,恶臭连连。那昏黄的鬼气的升腾之下,让人看着头皮发麻。
一眼望去,地上一个个只有半截身体爬行的;将自己肠子扯出连在一起嬉戏玩耍的;有些小孩子更是在玩你挖我挖的游戏(就是两个人划拳,胜的一方便将对方的眼珠挖出来。);更有的将自己身上的皮肉撕开又一块块的缝好……
看得我顿时呆傻在了那里,这完全是一个让我难以相信的画面。
“杨森兄弟,救我!”
似乎是看到我突然冲了进去,整个大屋子里的鬼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我一眼便看到了被两个面目早已腐烂的男鬼按住的李冰,其中一个已经伸出手挖了李冰的一只眼睛,另外还有几个女鬼正用锋利的指甲剖开她的肚子,而且已经拉出了一节血淋淋的大肠……
我脸色凝重,对着自己那已经有些麻木的舌头就是一咬,和着唾沫一口便朝着那两个按住李冰的男鬼吐去。
这两个男鬼早已没有了面目,面部上还有一条条的大蛆虫顺着那两个男鬼转过头而掉落在了身上。
嗤嗤!
呕呕啊……
两只男鬼嘶吼的声音特别的大,将整个大屋子里的所有鬼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我看到那一双双血红的眼睛,心中不由得一阵发毛。
“走!”
我一把拉住李冰,然后猛地一拽,便朝着大门跑去。
“死,死死……”
之前被我用舌尖血和唾沫重伤的两个男鬼大吼起来。
“李冰,你先走!”
我抓住李冰的手猛地一甩,便将李冰直接推出了大门。
“我的眼睛!”
李冰吼道,我郁闷,原地一跳,一把便抓住了一只飞出的血淋淋的眼睛,随即我将中指猛地一咬,对着那冲上来的鬼猛地一划。
“精血化剑,逆脉成锋,斩!”
话刚说完,我那原本只是滴血的中指瞬间凝结出了一道血红色的光芒,我心中一阵激动,这毕竟是我第一次使用那无名线装书上的方法治鬼。
我这招叫做精血化剑,对付一般的小鬼都能收到很好的效果,但是对于厉鬼就没有任何的办法了,所以之前对付李彤的时候我用了桃木剑。
但让我惊讶的是,我将中指咬破凝出血剑的时候,眼前的所有鬼都畏畏缩缩的退后了,就连之前那叫嚣得最凶的两个男鬼也是颤颤巍巍的躲在了一个角落。
我心中不解,但是这个时候不是想问题的时候,我一个箭步跑出了大门,然后将眼珠子还给了李冰,李冰接过眼珠子,一把便按进了自己那血淋淋的眼眶,将肠子也是直接按进肚子里。
我转过身,待看到那大门的上方悬挂了一柄有些年代的桃木剑,这才明白为什么这里面的鬼没一个能出来了。
“走吧!”
我心中着急,那死婴要是破了封印,陈若唯又挡不住的话,那将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陈八两说的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这个凶胎恶鬼一旦成了气候,煞气一出足足可以蔓延二三个二线城市。
一出医院,我便打了一个的,前往赵半仙丧葬公司,而李冰我则是让他自己先回去。十几分钟后,我来到了公司的门口,刚一下车,我便看到了屋顶一个汹涌的阴煞漩涡,恐怖至极。
随便丢给了司机一百块,便冲上了楼。
果然一路上的灯都坏了,昏暗的路面完全就是一条条的鬼路。
而越是到顶楼越是能够听到一声声的震响,我知道这是陈若唯和这个凶胎在较量。
刚一打开天台的门,顿时一股阴煞之气化作了一只大手一般朝着我抓来。
“杨森,快到这边来!”
我点头,猛地朝着陈若唯的方向窜去。
此刻的陈若唯站在一个满是黑狗血浇灌过的圈子里,而且在不到三米的地方,地面上满是各种黄符,黄符之上洒满了鲜血,从气味上判断应该是比黑狗血高一个等级的五彩鸡血,在黄符的周围还点着一圈十二生肖模样的灯盏。
而在那洒满五彩鸡血的中央便是那个已经开始龟裂的玻璃坛。借着那灯光我能清楚的看到那在坛子里已经睁开双眼的死婴。
那双眼睛看着我,竟然微微的转动了一下,那张血红的嘴巴,突然微微张开,顿时那糯米和五彩鸡血的混合物便塞入了他的嘴里,发出一阵嗤嗤之声。
“为什么会这样?”
我看到那凶胎还没有完全的挣脱封印,我又是送了一口气,但是此刻眼前的一幕,也绝对不乐观,看这阵势,恐怕离冲破坛子已经不远了。
陈若唯张嘴便是一口血喷出,然后苦笑道:“没想到我们失算了,这个凶胎就是想要我们将它封存起来,这样七天之期就不会有任何的东西来打扰他恢复,而七日之后,他借助母胎在医院积累的阴煞之气为引,引动方圆百里的阴煞之气,我们这个小小的封印已经不能再镇住他了,恐怕再坚持十分钟他就要彻底的破开封印了,到那时后果不堪设想呀!”
“那快点,打电话呀,打电话给赵叔!”
陈若唯点点头,我连忙掏出手机。
打了足足三四次才打通,赵半仙一听我们这边的情况,当即是吓得连忙将电话交给了陈八两。
“小杨,你现在不能再使用煞穴了,七天之内你已经使用了两次,这样会直接导致你的寿命会减少一月的,现在你将电话交给若唯,我给她说。”
我点点头,然后将电话交给了一边面色苍白的陈若唯。
我并没有听到电话那头的陈八两和陈若唯说了什么,只是看到陈若唯脸色越发的凝重起来。
就在这时,一声鬼鸣,仿佛是欢快又仿佛是狂野,总之声音发出的那一瞬,眼前的天空一片黑暗,连原本惨白的月华都完全的遮蔽了。
“不好!凶胎出世了!”
陈若唯脸色大变,站起身,将我拉倒身后然后冷冷道:“如果我死了,就将我的骨灰洒向大海,我不想在一个小匣子里!”
说完这句话,陈若唯突然将那已经是血流不止的香葱秀指直接完全的没入了口中,然后一皱眉猛地咬下!
“以命化剑,启!”

站在陈若唯的身后,我震惊万分。
因为我几乎是亲眼看到她将自己的中指咬断,咬断,什么概念,这完全颠覆了我之前对这个陈若唯的认识。
“杨森,退后,凶胎出世,煞气入体就麻烦了!”
她回头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之中有着一种不解,但是随即化作了凝重。
“还是那句话,要是我死了,把我的骨灰洒向大海!”
声落,陈若唯已经一步踏出了这个看似安全的区域,她的身法很快,完全称得上是一个身法高手。
而眼前那原本被黄纸五彩鸡血困在中间的凶胎,却是被一股股漩涡一般的阴煞之气包裹住,这个距离,我几乎能够清晰的看到那坛子内凶胎的双眼缓缓的转动起来。
嘶啦……
嘭!
一声兴奋的鬼吼接着一声玻璃坛的炸响,一道血红色的光芒直冲天际,四周的阴煞之气在刹那之间如龙卷风一般环绕在那冲天而起的凶胎的周围。
一分钟之后,我看到了凶胎的样子。
一团团翻腾的阴煞之气包裹着的是一个通体血红的婴儿,这个婴儿比正常的婴儿要小一点点,但是他的头颅比正常的婴儿要大一倍,那双眼睛之中充满了血腥的玩味,小嘴一张开,便露出了锋利的牙齿。
“以命化剑,斩灭阴邪!”
就在那阴煞之气疯狂汇聚的时候,陈若唯通体血红一片,双目犹如一柄利剑,他的手上已经用精血凝出了一柄长剑,宛若一个深渊之中的美女剑客一般。
“斩!”
长剑猛地碎开那龙卷风一般的阴煞之气,顿时漂浮在半空中的凶胎那光洁的额头颤抖了一下,嘴里嘶吼一声,便朝着陈若唯飞去。
“小心!”
看到这一幕,我本能的大吼了一声,虽然与这个陈若唯交情不深,可是此时此刻我却不希望她出事。
陈若唯的身体似乎有些僵硬,并没有躲闪,而是猛地将手上的血剑对着自己的眉心刺去。
“不要!那样你会死的!”
这是开鬼眼,我在那无名古书上看到过,在阴阳先生之中不管是之前的以命化剑,和此刻开鬼眼都是禁忌之术。
所谓禁忌之术便是以损害自身的寿命或者残缺自己的身体作为代价获得短暂的力量,以求制敌,陈若唯之前的以命化剑已经让他的生命飞快的流逝了,现在竟然又开了鬼眼,这完全是自杀式的灭鬼之法,我不得不开始佩服陈若唯的勇气。
“杨森,跟快离开这里,我止不了凶胎,只能拖住他,我会在凶胎的身上留下我的气息,你用孔明灯寻魂之法事后找我!”
陈若唯的声音不一会儿便被那重重的阴煞之气包裹住了,我脸色大变,这个时候我没有任何的犹豫,飞快的朝着二楼跑去,毕竟那里有很多的家伙,或许能够找到一些拖住这凶胎也不一定。
而我身子刚一动的时候,便看到在那重重阴煞之气之中一股血红的光芒洞穿了层层杀气,继而我便看到了那凶胎咬住了陈若唯的手。
“啊!”
陈若唯一声惨叫。
“精血织网,生命耗尽!”
陈若唯突然猛地咬断自己的舌头,对着眼前的凶胎就是猛地一口鲜血吐出,整个天台,瞬间出现了一张巨大的血网,然后我便看到了陈若唯的身子在天台的四周跳跃,最后站在了我的面前。
那双眼睛里似乎要说什么一般,但是最终没有说话,因为我知道她已经说不出话了。
嗤噗!
我浑身一颤,转身便跑向了楼梯。
因为我看到了一双血淋淋的小手,直接穿过了陈若唯的身体,那原本高耸的酥胸之间出现了一只血淋淋的小手。
我知道陈若唯已经死了,而那凶胎还在,不知道陈若唯布下的生命大网,能不能困住凶胎。
就算能困住凶胎,能困多久?
我心中慌乱至极,之前还是性感大方的陈若唯,转眼便已经死于了凶胎之手,我实在难以想象,生命究竟是多么的脆弱,难怪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多鬼的存在,他们不愿意去投胎,想方设法的逃避生命的轮回,就是怕悲剧重演?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陈若唯冲出安全区域时候的那种眼神,那种不解代表这什么?
脑子里乱糟糟的,我已经来到了二楼,接连的十几脚才将有些陈旧的防盗门踹开,跑进屋子我感觉头晕目眩,眼前的一切事物都是那么的模糊。
而这个时候背包里的朵朵不断的跳跃着,我打开书包放她出来。
“杨哥,我们赶快离开这里,有一个恐怖的鬼靠近了!”
朵朵的脸色此刻苍白如纸,头发也是如稻草一般,那双眼睛格外的猩红,我知道朵朵定然是之前受了重伤还没好。
“你说什么,恐怖的鬼?不是凶胎吗?”
朵朵摇头就像拨浪鼓一般,然后有些颤巍巍道:“不是,凶胎的气息我还能扛得住,可是这个鬼的气息,我不敢接触,绝对是一个恐怖的鬼,比我之前见过的任何鬼都要恐怖!”
朵朵的声音越发的颤抖,看得出来她害怕极了。
我的心中也是震惊不已,可是这个时候我却不能丢下陈若唯不管,就算她死了,我也要将她的尸体拿到,完成她的最后心愿,这一刻我竟然有种想要哭的冲动。朵朵似乎是看到我没有动,连忙咬着我的手掌朝着门口飞去。但是现在的朵朵元气大伤根本就不能拖动我,我笑了一声,看着朵朵那恐惧担忧的眼神,更加的模糊了,鼻子酸酸的。
“朵朵,不要怕,假如今天真的有最厉害的鬼来了,我杨森还真想见识一下,朵朵我用我的精血画一张黄符,放在这里,要是我死了,黄符就会自燃,到时候你就离开这里,去找刚刚晚上那个李冰姐姐,他们会保护你的。”
说话之间,我不顾朵朵不断的大叫,将他又一次的装在了小书包里,然后再一次咬在那伤痕累累的中指上,从旁边拿出一张空白的黄符,按照那古线装书上的图形画了一张命符。
所谓命符,就是在哈气通灵完成的瞬间,这张符就成了施术者自身寿命的显示符,一旦施术者殒命,被施术者通灵的命符将会自燃。
我在那线装古书上看到这种通灵显命的方法有很多种,比如说捏泥人,扎草人,扎纸人等等诸多的方法,但是现在的情况下,也只有命符是最快最方便的。
我将命符叠好,然后放在了桌子上,而朵朵则是则是不断的蹦弹着,带动着整个小书包,我苦笑一声,将书包从新打开,按住朵朵的头道:“朵朵,你就在这里,这里比较安全,只要你不去触碰那些桃木剑或者黄符等等,你都会没事,待会儿一旦我命符自燃之后,你就马上从窗口飞走,去找李冰。”
说话之间,我几步走过去,将那紧闭的窗户打开了一扇。
转身时便看到了朵朵已经冲出了小书包,然后正用舌头将命符一点点的卷进自己的嘴里。
我刚要上前阻止,却是被朵朵躲开。
就这样朵朵将我哈了气的命符吞进了肚子里。然后对着我微微笑了一下,似乎是因为我的命符上沾了我的鲜血,朵朵的脸色好转了很多,但是我的心里却是五味杂瓶打翻,不是滋味。
朵朵这一举动就意味着,他要与我共存亡,一旦我殒命,吞下了我黄符的朵朵就会瞬间自燃起来,鬼最畏惧火,火属阳。
我摸了摸朵朵的头,然后微微笑道:“朵朵,你这是何必呢,反正我也没几天可活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妹妹,以后你就叫我哥哥吧,只要哥哥不死,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说话之间,我竟然流泪了。
我的整个右手中指已经被鲜血包裹,这个时候我索性放到朵朵的嘴里,让朵朵吸了我的鲜血,这样就能帮助她快速恢复了,虽然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鲜血有这样的作用,但是只要能帮助到帮助我的鬼,我也在所不惜。
朵朵没有说话,冰冷的舌头触到我的中指的时候,一股冰寒入骨的气息瞬间让我清醒了不少,朵朵只是猛地吸了两口,便用舌头抵出了我的中指。
然后自觉的钻入了小书包之中,我拉好了小书包,然后搭在背上,随手选了一把桃木剑,再拿了几瓶子五彩鸡血,一把黄符,便朝着天台冲去。
我能够清晰的听到一声声的鬼吼,极为的渗人,但是这一刻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我拍了拍书包,然后猛地冲上了顶楼。
可是当我打开顶楼木门的一瞬间,眼前的一幕让我心中猛地一颤……

[灵异]阴间公寓(12)
回贴列表(2)
2楼 发表时间:2015-05-14 18:39:49
加油
1楼 发表时间:2015-05-14 18:26:52
待续。。。
回复该贴

首页社区同城三明论坛